現代人談開悟或覺醒的病相和誤區

文/王中和

 

小我徹底顛倒了真相,兩眼緊盯著分裂的目標不放,它遠比你們警覺多了,因為它對自己的目標極其肯定,你們對自己卻充滿迷惘與無知,因為你們根本說不出自己生存的目的何在!-----奇蹟課程

 

圓覺經有一段談求道修行的誤區病相,和現代社會很相應,因知大家不熟悉文言文,現在白話翻譯一下(原文附後),並詳細解釋,以供有志於了解身心靈的朋友參考。

 

善男子!這位善知識所要求證的玄妙佛法實相般若,應該是遠離四種病相的。那麼,什麼是修行的四種病相呢? 

 

第一是作病。如果有人這樣說道:我在自己本心中,做種種修行,欲想求得圓明覺性。這個人想要求的圓明覺性,不是依靠造作,就能夠得到的。所以,這被稱為作病。 

 

引申言之,當代最有名的造作偏差,就是你創造你的實相,試問實相還能創造嗎?實相是本來就在的,法爾如是,藉五蘊身心而顯而證,與創造無關,實相就是本來的不動相,本來的如如相,能創造出來的實相就不是實相,乃是現象,幻象,卻被誤為實相。

 

這句話應該是你創造你自己的真實性(意即若你主觀認為真,即是真,別人也無法置喙),真實性和實相根本兩回事,長期被誤譯誤置之後,已經不斷誤用於想親證實相變成想創造實相,而害人不淺。

 

有所造作的修行法,無論是身口意哪個層面的造作,如人以手,指月示人。楞嚴經曰:「如人以手指月示人,彼人因指當應看月。若復觀指以為月體,此人豈亡失月體,亦亡其指。何以故?以所標指為明月故。」

 

圓覺經曰:「修多羅教,如標月指,若復見月,了知所標,畢竟非月,一切如來,種種言說,開示菩薩,亦復如是。」

 

智度論九曰:「如人以指指月,以示惑者。惑者視指而不視月,人語之言:我以指指月令汝知之,汝何看指而不看月?此亦如是,語為義指,語非義也。」

 

要知道,圓明覺性,是所顯性,非所生性,心經云:「不生不滅,不垢不淨,不增不減。」圓明覺性,非修非不修,再怎樣修也是如如不動,不增不減,修並無增加,不修亦無減少,自性非修出來的,是本來具足的。不是造作出來的,不是修出來的。

 

任何方法所生的結果,皆不離緣起,皆不離緣起緣滅,若親證的妙法是有所造作的結果,有所修、有所證的結果,這是一種修行上的弊病。因為落於緣起緣滅,修也是白修。

 

而本來就是的覺性,只要去發現,並非由造作而得。包括用一些方法想修出來的的結果,都是偏離親證圓明覺性的,例如 :

 

不怕念起,只怕覺遲。或是時時勤拂拭,莫使惹塵埃。這個方法已被六祖惠能批評過,很多人到現在還在用於親證般若。事實上是對這個方法的用處和限度不了解。

 

不洽當的作意,或用腦筋去揣量測度,或是心中起一惡思想時,即刻作一段好思想,以妄除妄,而自以為是捨妄取真,陷入思想與能量而不知。

 

觀有為空,觀空為有,像奧修演講裡常出現頭腦停止或是那是一個空,好像有一個東西叫作空,其實是意識覺知心造作的現象。

 

觀前念已滅,後念未起之際,中間即是,很多人不知這也是意識境界,歸屬於意識心升起時的率爾初心。

 

另外常見的還包括其他有作有為之法,一部份走到見神見鬼去了,還有些屬於打坐修定,打通氣脈,無論是要打通任督二脈,奇經八脈,三脈七輪或打通中脈等等。

 

這些都病在生心造作,馳驅覓佛,偏離本然,而圓覺性,非作得故。生心造作,如何能契?若了覺性本圓,不用興心求益。

 

第二是任病。如果有人做這樣的想法:我們現在不去自意造作,不去斷滅生死輪回,也不去求取涅槃,生死和涅槃,和我們念頭的生起和消滅,沒有甚麼關係。我們應該要放任一切去隨順諸法的自性,以此想求取圓明覺性。這種想法也是病相,因為圓滿的覺性,不是放任一切就能夠去親証的。所以,這被稱為任病。

 

引申言之,修行者知道著意用功,勞而無益,於是一切放任,任思想起亦好、滅亦好,自認不執著一切相,不住一切相,對境無心,一切無礙。

任由一切善惡真妄,隨著萬法自性去生滅,任其自然,一切眾生本來是佛,反正總有一天成佛,一切自在,打坐念佛修持是妄用功夫,認為一切不管就是佛法,因為「涅盤生死等空花」!

 

或認為用不用功都一樣,一切本來無生滅,任運自在,應放自在一點!就算生病,理論上那個痛也很自在!可是若病了,痛苦煩惱來了,人還是難受!可見那個放曠任緣是心理意識的作用,經不起考驗。

 

任之病在放縱身心,任意浮沉,順著流走,一切自然生長。尤其在某些黏著或傳導能量的團體,在一定要吸足能量的前提下(此處任不了,因為吃上鉤了),講究任運而行,任緣而活,自動發生,放下頭腦,此即是修道病態,彼圓覺性,非任有故。《圓覺經》告訴你,放任一切,怎麼可能開悟證道?

 

任還包括放任不看書,不看經律論,看書不求甚解,放任誤字,不懂自以為懂,不知誤字造成愚蠢與無明,真想用功修證,放任不正知,一味籠統,絕不會有成就。目前常見一般大眾最大的誤字,就是實相和頭腦這兩個名詞的定義搞不清楚,造成了嚴重的誤解。

 

第三是止病。如果有人這樣認為:我現在的自心,永遠息滅種種念頭,由此就能夠得到一切法最終的寂滅自性,心中也就會了悟寂然平等,我欲想以此來求取圓明覺性。這種認識亦為病相,因為圓滿的覺性,不是因為心止住於某處,而契合生出的。這被稱為止病。

 

引申言之,修行者知道越是放任,妄念越多,於是又想方設法將頭腦諸念停止,放下一切,使心境寂然平等,如海水不起波,以為如此便可證圓覺。

 

其實頭腦妄念停止,不過是粗念停止,細念仍然持續,觀照力不高的人,察覺不到較細念頭之生滅,而這時如產生欣快愉悅感,不過是見聞覺知中的無記或淨緣,永不能合於圓明覺性,所以說用心止靜,欲求圓覺,名叫弊病。

 

奧修演講中常見停止頭腦的說法,已經在華語平台變成一句渾話,造成現代修行人極大之混淆,我常說自認為沒有頭腦的那個就是頭腦,自認為沒有念頭的那個就是念頭,最近諾貝爾獎得主康納曼(Daniel Kahneman)所著之書--快思慢想(天下文化出版,洪蘭譯)用了很多的篇幅說明頭腦機制的系統一,根本關不掉。

 

頭腦不見了或是停止了,這是新時代很大的誤字,若不弄清頭腦和頭腦停止的確實定義,會造成很嚴重的愚蠢,修行和生活也會打成兩截。

 

另外很多人認為關掉頭腦才能停止批判,其實這完全是兩回事,停止批判的關鍵根本不須停止頭腦,而且完全停止批判的另一面,也可說就是停止反省,停止檢討,停止修正行為。在修行上,未必正面。

 

而且強壓妄情,心存止息,傳統上也常被稱為「枯襌」,這是一般人常犯的,古人常提醒,磨磚不能作鏡,打坐不能成佛,因為談到修行,不管學什麼?很多人自以為總離不開打坐靜心,大家兩腿一盤,都想得止得定,事實上得止得定未必有智慧,是故古來修行人只有慧解脫,並無定解脫。只是靠定並不能解脫,遑論菩提道。

 

畜生道修行,以龜息,吐納,打坐,通氣脈,顯靈異為主,人道修行以悟通聖教量,經典,般若,菩提為主,這就是為什麼民間傳說畜生行善仍然天打雷劈關禁閉不得正果(例如白蛇傳),而人道修行可以一輩子就開智慧修成正果的原因.

 

一般認為什麼念頭都沒有,就是得定,但即使止於一念,止住了,與明心見性之道,也毫不相干。性本無止,止已違性。止,不是道。《圓覺經》說止息諸念或止於一個境界,自謂止妄即真,那都是修行上的偏差,因為與圓明覺性的證得不相干。 

 

第四是滅病。如果有人做這樣的觀想。我現在要永遠斷除一切煩惱,因為一切有煩惱的身心,最終都是空無所有;眾生的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諸根和相對應的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的六塵境,也都是虛妄三法和合的識境,我定使這些一切都永遠寂滅,以此來求取圓明覺性。這種觀想亦為病相,因為圓滿的覺性,並不是達到滅相的寂滅,只是人為地創造出來的滅相的寂滅,這樣是被稱為修行的滅病。 

 

引申言之,修行者知道妄念雖不起,仍有知有覺,受外境刺激,仍能起念,於是索性將一切思想滅盡,無知無覺,根塵俱滅,虛妄永寂,以為如此便可證圓覺,其實是落在無明窠臼中,難悟圓明覺性,故仍是病。

 

圓明覺性,並不是永遠空寂之相!所以說滅盡煩惱而執空,名做弊病。認為學佛用功應該永斷一切煩惱,生理、心理畢竟空無所有,此外,也沒有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、或色聲香味觸法等六塵,一切都寂滅了,一切滅下去,或一切不動念,像這一類境界就屬於頑空,冥頑不靈。

 

所以經說:「彼圓覺性,非寂相故」。雖然涅盤也翻成寂滅,但涅盤不是這種冥頑現象。這完全是陷入觀念,認為一切滅完了就是道。把滅絕一切當成無心,沉空滯寂,失彼明照,堅持空無,故云除滅。圓覺經說,彼圓覺性,非寂相故,錯誤在這裏。

 

離開了以上四種病,就能知道什麼是清淨心。能夠做這樣觀法的,被稱為正觀;如果采取其他的觀法,陷入這四種修行病相,都可稱為是邪觀。正觀是成佛之坦途,邪觀,是墮魔之險徑。 

 

圓明覺性是超越有無相,生滅相,時間相,空間相,運動相,引申言之,絕大部分的修行方法,若與親證圓明覺性無關,也都容易陷入上述的四種病態相,我們甚至要懷疑,是不是圓覺經有誤,怎會每一種修行法都有問題,以致幾乎無路可走。

 

所以有志修行者沒有明師指點其參究方向,自己讀書又無慧眼,法眼,進退兩難,真是可憐,離開了這四種病,錯誤的見解也就破了差不多了,我見也就斷了。

 

這四種病主要問題都是在小我意識平台上不斷造作(作),自動造作(任)或想停止造作(止),消滅造作(滅),怎樣都脫離不了小我意識平台的範圍,由於陷入小我觀點,因此不可能了解什麼是清淨心,也證不了圓明覺性之大道。

 

老一輩修行者常說,不怕不會說法,只怕不能成佛,其實擴而充之,不怕不能成佛,只怕不能開悟,不怕不能開悟,只怕不能斷我見,不怕不能斷我見,只怕不能了解意識,不怕不能了解意識,只怕不能對意識覺知心起深刻觀照。

 

眾生在意識平台裏,被能量,意識,小我,覺知心,五官功能,欺騙太久了,這層意識的面紗掀不開,則在追尋心靈成長的過程中,始終陷入這四種修行病相,無法相信經典,也無法深刻自我檢討!整個心靈成長的核心就是在如何算是真正化解小我,尤其是如何算是真正超越意識覺知心!所謂指點,就是指點這個!

 

前文說過,若還看不出你創造你的實相,以及停止頭腦的新時代誤區,多半就是陷入這四種病相而耽誤自證法身慧命。目前解脫道和菩提道分不清楚,禪定和智慧分不清楚,法身和阿飄分不清楚,實相的定義和現象的定義分不清楚的現象很嚴重。其核心都是對MIND這個層次的不了解,有興趣的朋友可參看奇蹟課程,闢有專章--分裂與救贖,談層次混淆,在此可得個入處,以我看奇蹟課程第二章主旨和圓覺經此段意思是差不多的,但不經講解,鮮有不誤者。小我變相,欺人極深,列表參考!

 

圓覺經普覺章作任止滅四病原文

「善男子!彼善知識所證妙法應離四病。云何四病?

一者作病,若復有人作如是言:『我於本心作種種行欲求圓覺。』彼圓覺性非作得故,說名為病。

二者任病,若復有人作如是言:『我等今者不斷生死、不求涅槃,涅槃、生死無起滅念,任彼一切隨諸法性欲求圓覺。』彼圓覺性非任有故,說名為病。

三者止病,若復有人作如是言:『我今自心永息諸念得一切性,寂然平等欲求圓覺。』彼圓覺性非止合故,說名為病。

四者滅病,若復有人作如是言:『我今永斷一切煩惱,身心畢竟空無所有,何況根塵虛妄境界,一切永寂欲求圓覺。』

彼圓覺性非寂相故,說名為病。離四病者則知清淨,作是觀者名為正觀,若他觀者名為邪觀。

發表於 2013/01/01 03:50 PM



詳全文 現代人談開悟或覺醒的病相和誤區 文/王中和-王中和法布施網-新浪部落 http://blog.sina.com.tw/abraham/article.php?pbgid=8316&entryid=629147

創作者介紹

王中和的生活影音分享

regulus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