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善人有生演講筆記 

 

劉善人有生〈在廣西中醫學院對學生的講座〉: 

 

劉善人大家也應該很熟悉了,我們在這裡講了很多,我們大家都是學醫的,那麼也已經學六、七年了,過去大家知道在〈內經〉裡面強調,醫是要形神並重〈上古天真論〉講到形與神聚,乃能盡終天年,就說明中醫這門學問是形神並重, 

 

而且是尤重於神,那麼過去也許我們學的中醫,那麼用中藥也好,用針灸也好等等,我們多數是強調形這一方面,對於神這一方面,對於心這一方面,我們是忽略了,今天我們把劉善人請來,那麼他老人家就是在這方面有非常深厚的體悟,而且用他老人家一輩子這樣的一個心血,感悟這樣的學問,實證這樣的學問,從一九八二年開始,他就用這樣一門學問,來治療病人,可以說起死回生,治癒了無數的病人,我們今天請他老人家到這裡來,就把他老人家的這樣一個心路歷程,介紹給大家,我想對於大家今後做好一個真正的中醫,是非常有啟迪和幫助的。那麼我們現在就請劉善人給大家講。 

 

劉善人有生講演─悔過好病: 

 

我這是第二次來到我們這裡─廣西,我是從東北角到西北角,這是兩個邊,這距離很遠,不過我們這些人都很有緣份,這個緣份是從哪裡來的呢?是從我們人生觀裡來的,因為我跟劉博士素不相識,可是一見如故,我們第一次見面在長春見面就很有緣,特別緣份感受很深很深,不過之前我來了一次廣西,在這兒住了幾天,劉博士這次又是邀請我來到這個廣西和大家共同一起探討,互相學習,我沒有什麼高深的知識跟能力,因為我是個農民,大家可能有不知道的,我是個農民出身,可以說是在社會上來說是最低層的,說最低層的人,為什麼很多理論你能知道呢?我不是知道理論,我是從實踐中得來的,因為我從小時候,家庭特別貧困,貧困到什麼程度呢?吃不上穿不上,那時候很小,可是幼小的年代,受了生活上的痛苦,那時候不曉得怎麼樣,因為很小,可是在那個年代裡,別的孩子都上學,我不能上學,幹什麼呢?放豬,從九歲開始放豬,放到十二歲,十三歲我才能夠到學校跟同學和老師一起去學文化,不過我上學的時候,我腦袋特別靈敏,我跳級,一年到三年,三年到五年,我跳級去念書〈上學〉,為什麼呢?因為那時候書很淺,不像現在的書深,那時候很淺,不過我從上學時身體就不好。 

 

 

為什麼身體不好,後來我才總結出來,因為性不好,性不好,火性太高,脾氣太大,時常動性生氣,就開始長病,我放豬的時候,也是那個性,為什麼沒長病,那是在十二歲以前,因為每一個人的性是從哪兒來的呢?性是父母遺傳下來的,十二歲以前要是有毛病的人,都是從父母那兒來的,十二歲以後是我們自身的,是成人了,所以我的性不好,經常有病,時常不上學,不過不上學我在家裡頭能把書拿出來,我自學之中,那時候書很淺,我一看就會,不過我病來病去,病了多少年呢?病了十二年,十二年之中,最後到二十五歲的時候,身體不行了,倒了下去,不能再活下去了。 

 

 

在這種沒有辦法的時候,治還治不起,怎麼辦?有人救我一把,一個老人,大家現在可能看到這本書了〈篤行錄〉她送給我那麼一本書,我看到了這本篤行錄,我用王鳳儀先生對到我自己,我差得很遠,我做的太不夠了,他能從一滴一點去盡孝道,可是我沒有,我沒有,我脾氣大,不聽父母的話,所以導致我身體有病,在這種情況下,我默默地去回頭,去對照我自己,我一對照,我差的地方太多了,然後她又給我介紹一個人,讓我去找那位,我又去找那一位,那一位是個在家庭的婦女,我又去找她,她又點了我一下,讓我『好好做人』,可是別的話她沒跟我說,讓我「好好做人』。 

 

 

我走出來之後,我好好回憶,我說我不錯呀!我做的很好呀!怎麼讓我『好好做人』,沒跟我說別的,我一邊往家裡走,我一邊就想─『好好做人』,回憶起來做得很差,當我回憶到我父母這段,我痛哭流淚,感覺對不起我的老人,對不起我的父母,在這種情況下,我的腑內上下就動了,因為我的病很重,因為我的病很重,肝硬化、心臟病、肺結核、腎炎、高血壓,可是我想到這一段,對不起老人這一段,肚子一響,開始往外吐,翻腸倒肚,那真達到翻腸倒肚,吐出去苦辣酸甜,可是我連著吐了七個半宿,把一肚子病吐出去了。 

 

 

從那以後我就經常看篤行錄,經常看它,我總拿他對照我自己,要改變我自己的人生觀,因為這種方法,能有起死回生的能力,因為我不行了,我感覺我不行了〈要死了〉,可是我一這樣〈方法〉做,就把一肚子病倒出去,倒出去之後我就立志,立下什麼志?我說我要能活下去,我不為自己活著。 

 

 

雖然我是個農民,我要把我所經歷的,所感受的,這些東西,我要留給他人,讓那些有病的人,讓他們解除他們的痛苦,我發愿立志,我不為掙錢,我也不為名,也不為利,也不為我的身和家,我只要能為他人付出,我就高興,所以我立下這種志向,志同道合,有志者事竟成,你志立到哪兒了,你就得這樣去做。 

 

 

可是我的病好了,那個時代不能隨便亂講,講了就是牛鬼蛇神,不能說,自己在內心裡頭,自己默默去做,怎麼做的?我怎麼做的?因為我以前虧孝道,虧悌道,那我就去補這兩步道。在老人跟前〈身邊〉,我得盡孝道呀!孝道很難呀!你得付出呀!你得去很好地去補呀!很好地去聽老人的,敬老人之性,養老人之身。老人還沒到老的時候,我們主要讓老人省心,我能不能讓老人省心,我身體不好,我能讓老人省心嗎?我努力去改變自己的人生觀,可是我慢慢地就改變了,因為我們兄弟姐妹是七人,我有一個哥哥,身下有五個妹妹,都得讓他們聽我的,不聽我的不行,所以我看到善人王鳳儀先生做了哪些。我說我差得太遠了,我就偷偷地自己掉眼淚,感覺對不起自己的哥哥,對不起自己的妹妹,因為兒女身子是父母的心呀!兒女手足之情不能和樂起來,讓我們老人暗暗的為我們操心,甚至為我們傷心落淚,我想到這點我自己落淚。 

 

 

這樣我默默地去做,可是在做的中間,你志向越大,魔難越大。魔難出來了,我的哥哥病重了,有病了,肝硬化,咳血,半年的時間去世了,扔下了五個孩子,我一看我哥哥沒有了,扔下了五個孩子,我就想到這一點了,我哥哥這個悌道我沒盡好,我一定要在我的姪兒姪女去補,怎麼去補,他們都很小,我大姪才十一歲,小姪兒才五歲,我就想到了,我一定要完成〈悌道〉,我哥哥扔下這五個孩子,我一定給他圓滿。可是我立下了這個心,就是心立到這兒了,可是還有兩位老人,我要安撫我兩位老人的心,每天每天我怎麼累,怎麼苦,我也要到我母親和我父親面前,沒笑我都得裝笑,我讓老人開心,讓老人高興,我們夫妻倆天天晚上哪怕七點、八點、九點以後,也要到我父母面前問問。 

 

 

我這樣去做,因為,我有兩個孩子,我們還有夫妻,沒有她的支持,我做不到,她很支持我,我哥去世以後,他們家全部的活計事務完全落在了我身上,我們家裡的人〈我太太〉說了,你負擔不起呀!我說那也沒辦法,我也得負擔。她說:「那這樣吧!咱家的事情你別管,一切事情不用你,你能把嫂嫂和這幾個孩子撫養好了,讓他們滿意。」我說那好吧!把我感動得我就掉淚了。因為我正在難關的時候,她能給我解除這個難關,他們吃的住吃穿的用的一切,我全管,因為在那個時代是生產隊的時代,生活很艱苦。可是我一心要想行人生之道,我們在生產隊裡也要做,可是在家庭是孝,我們在生產隊裡是忠,就像我們在一個團體裡是忠,我們怎麼盡這個忠,那我們幹每項工作、每項活計的時候,善人不是講了嘛,別人不幹的,我們去幹,別人嫌髒的,我們不能嫌髒,別人嫌累的,我們不能嫌累。 

 

 

就這樣,幾年的時間過去了,我嫂嫂最後看,說不行呀!這麼些孩子,這麼些活計你負擔不起呀!我得走了〈改嫁〉,我那時候有一個想法,我說你要走那天,我不能讓妳說出來─叔叔不管,她要走的時候,她沒說我不管,她說不行呀!年深歲久啊!孩子都小呀!你負擔不起呀!後來她走了〈改嫁〉。走了以後沒過半年,我一個姪子一個姪女回來了,進院說不走了,不走了行嗎?你媽媽不就為了你們走的〈改嫁〉嗎?我們不走了,那地方不好。 

 

 

這是說我們家庭的事情,我們從細小的問題,從家庭說起,道在哪兒呢?道在家呢!我們每天走的都是道,每天說話辦事都是道,看我們能不能合乎道?要能合乎這個道,你家庭算和諧起來了,你家庭不和諧起來,能談到其他地方和諧嗎?所以這樣,後來我們〈夫妻〉倆一商量,她說那就這麼辦,咱們農村裡頭,我不知道城裡如何,農村裡一個孩子娶媳婦得需要一筆錢,我們家人〈我太太〉就說了,咱們就當生三個孩子,三小子〈男孩〉,多娶一個媳婦,咱們努力去工作,去幹、掙錢,我一聽她這句話,我又很高興,因為我父母喜歡孩子回來,這樣,把孩子的戶口在三九天〈臘月〉,東北不像咱們這地方天氣,大雪天氣,西北風冒煙雪,我們家的〈我太太〉坐上火車到海倫,去把孩子戶口取回來,去把孩子帶回來。 

 

 

可是沒過兩個月,又回來兩個〈孩子〉這兩還不走,我們難了,最後我們家人〈我太太〉想出一個辦法,這麼做吧!讓嫂嫂搬回來吧!她就一個男的,一個老頭,搬回來吧!她全部的事情,咱們全部負責任,把她原有原用的那些東西,全部給她,那時候我哥哥去世的時候,扔下一千八百塊錢債務,我們倆給還上了,他們又回來了,我們倆把房子給倒出來了,把全部的用具又都給她了,我們把老人往過來一接。這樣我母親很高興,和我父親,我母親又說出一句話來,說出一句什麼話呢?哎呀這孩子媳婦娶不上,我說:「媽媽你放心,我兒子要是娶上媳婦,我一定讓我姪兒娶上媳婦。」我媽說這麼一句話:「你竟吹〈牛〉呀!」東北話:你竟吹〈牛〉呀!意思就是咱們現在說:『你竟說大話。』我說:「媽媽您看著,我一定能做到。」她說:「你怎麼做到?」我說:「我有辦法。」 

 

 

就這麼著,父母憂心的地方,你兒女要能了她這心願,這屬於一種孝,這叫大孝。家庭的孝是庭瑋之孝,可是善人王鳳儀先生講的性心身,有孝心的、有孝身的、有孝性的,這是孝性。可是我暗暗地下決心,一定想辦法,正好八二年開放,因為我有點技術,我是個粉匠,豆腐匠,在這方面技術我很過硬,我們就開了一個粉房,開八年,五個孩子全結婚了。當我大兒子結婚十二天,給我大姪結婚,我母親掉眼淚了,說這麼句話:「你真辦到了。」我說:「我辦到了,媽媽妳好好活著,你再看我老兒子〈最小兒子〉結婚,還讓我二姪兒結婚。」 

 

 

可是我母親沒等到那時候,我母親一點病沒有的時候,高興了,高興得突然間不行了,跟我們磕著睡〈聊天〉說著話,她說:「我不行了。」我說:「妳怎麼了?」她說:「我迷糊了,可能我不行了,我要走了。」說了這句話再就沒說話,含笑而走了,笑容滿面地走了。因為什麼呢?她的心事了了,她看到第一個,我給完成了,往下她就不用惦記了,就說我們的老人都是這樣,都想望子成龍啊!就這樣,我後來一個一個的都給他們結婚了。可是我們的家庭,蔡小卓去看見了,我們那個家庭,雖然我們是個農民家庭,我們特別和睦。我跟姪兒一起過了六年,今年我大兒子從長春回去了,沒有住的地方,我二姪兒自動地說:「沒地方了,我得走了。」我二姪兒跟我一起過了六年。有人去到我家,他看不出那是我姪兒媳婦,他不知道,他問:「這是你姑娘嗎?我說不是我姑娘。」「那是你什麼人?」我說:「姪兒媳婦。」他說:「姪兒媳婦能達到這個程度,很不容易。」我三個姪兒三個姪兒媳婦,你到那兒看不出來,他們跟我不是父子關係,有的父子關係處的,都不行。不過我這些姪兒跟我都這樣,為什麼?你得付出,人家不好,就是我們不好,不是對方不好,你沒做到,你要求別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下回待續 

 

講病『悔過好病』〈五之二〉 劉善人有生演講筆記 

道德道德,倒過來是德,從我做起,從我們本身去做,你本身沒有做到的時候,你要求對方,可能你是錯了。 

 

就這樣,我一點一點地,後來八二年了,開放,等到開放的時候,我就從那兒開始,因為我以前有病,後來接觸那老太太,我三十八歲她去世了。 

我就立志,我一定要把她這種作為,她這種思想,我要流傳下來,我要『講病』,我要『度人』,我要『勸人』,『勸人』,為什麼要『勸人』?讓人家的家庭和睦。 

 

『救病』是救一時之苦,『救性』是一救萬古的,因為人的性是萬古不朽的,它是永遠不壞的,我們的身體還會壞的,幾十年不行了。它為什麼會不行呢?會幾十年就不行了呢?因為我們每個人的身體,不是幾十年就不行,一般最少也得八九十歲一百來歲,為什麼它中間它就不行了呢?為什麼會不行了呢?從病苦上死去呢?因為人不明白做人的道理。 

 

那病是哪來的?哪來的東西?病是一個『氣』、一個『火』,『氣火』是兩個什麼東西?是兩個無常鬼,它是要人命的,可是我們世人還都用它。把它用上了,恩恩怨怨,爭貪攪擾,說那不爭不行啊!人不爭那沒有興趣了,爭,我們為誰爭?科學家、博士、教授他們不爭不行呀!他們不爭取,我們人類不能進展,人類沒有幸福,他們不是為他們自己爭,他們是為了人類能達到幸福,他們去爭,應該的;我們有些人不合理地去爭,不應該你得到的東西,你強要去得到。爭是罪嘛!貪是過嘛!攪是孽嘛!不爭不貪,說不爭不貪那不行。 

 

說不貪,不貪意外之財;不爭,不爭非禮之事,非禮的東西,你不能去爭,可是有人拿著不是〈錯誤〉當理說,硬要去爭,還認為自己很對,爭不到的東西,就要動性,就要生氣,一動性,你的災難來了;你一生氣,你的病苦來了,因為氣是毒嘛!它存到我們體內就是病。什麼是病?“氣和火正是病得根源”,心思生火,氣動勾寒,寒火相加,病根扎到那兒了,說我們用藥去治它,藥能不能治,藥能治,藥是有50%治不癒的,那是什麼原因─心理病。 

 

心理病很難治,靈丹妙藥難治心理病。心理病、性理病。什麼叫性理病,就是什麼性格,它是一種什麼性?人有五行之性嘛!我們中醫都明白這個道理,五行它代表什麼呢?它代表人的心肝肺脾腎,這是往小的說,說到我們人身上去,直接就插到我們人身上了。心肝肺脾腎,當然了,心就是火,心思就生火,火往上撞,火往上撞變為妖,氣往下行變為寒,那可以說氣鬼,氣鬼;平常好生氣動性了,大家都說:「瞧他氣那鬼樣。」很平常一句話,實際還真是這個道理,是兩個無常鬼,幹什麼?要人命的。因為日常生活中一點一點日積月累,一層一層的往下壓,意念中你就把病種上了,不用你生多大的氣呀!我見着很多啊!有很多人呀!最近跟我一起回山西的一位,在北京那兒,他是一位北大的研究生,我跟劉博士在北京那兒,在北大一擔學堂演講的時候,一個研究生聽到我講到五行病理,他今年把他弟弟從山西領去,他弟弟就是心理病,二十四歲,什麼也不幹,一天混吵混鬧,領去了,我給他講了,頭一天不行,第二天,他扭轉了,他改變了,他媽媽高興了,跟我一起回來了,這個心理病,你不從心理去解決,因為藥物打不動這個心呀!藥治風寒潮濕等等形外之病,藥不是不治病,藥治病,當藥下去的時候,你要高高興興的,心情坦然的,藥下去就管事,他趕著吃藥趕著生氣,你說這病怎麼治呢?不但不治病,倒起副作用了,因為藥是毒,是以毒攻毒,可是你那邊還一門往裡邊送毒,那你病能好嗎? 

 

說病是外添的,性格好,病魔就跑。性格要好,病魔就跑,你每日要高高興興的,樂樂呵呵,就能把病氣死,因為病是吃氣活著,瘡是吃火活著,你不生氣不上火,不給它飯吃,不給它水喝,你看餓死它否?為什麼有些癌症的人,把生死看開了,放下了,他怎麼逃出了生死關了呢?他怎麼好了呢?就是這個道理。因為病這個東西,可怕的,每個人都怕它。 

 

 

我從二十五歲,我懂得這個道理,我今年六十七歲,這四十來年的時間,我沒打過一針,我沒吃過一副藥,有時候也會感冒的,那感冒你怎麼調,感冒你得調你的心性,你不着急不上火,那感冒它不會進你的體內,我們人體是個封閉的,就像一所房屋似的,你不開門,咱們不打開這個門,人不會進來的,當你不把你的門打開,那風寒潮濕也進不來呀!那我們這個房屋我們應該好好保護了,雖然它是個假的,我們還得由這個假的去立功做德,盡忠盡孝,就像〈大學〉裡講的那句話,三綱領八條目,這八條目之中,人不把心正了,怎麼修身呢?我們沒有一個正確的觀點,那我們的身體也不會好的;正心修身才能齊家,家不齊,我們的團體就不行,我們的國家不行,我們的整個社會不行。你看這一個人多麼重要,我們這一個人要好了,能好了一個天地呀!一個人好了,會好了一個家呀!一家好了,好了一個國呀!一個國好了,好了一個社會呀!這人比天地都貴重,我們不要小看我們自己。 

 

說這病怎麼進來的,用什麼方法進到我們體內,它為什麼能進來呢?因為你不生氣不上火它不來,那就是五行性格犯剋,五行性理犯剋,人有木性人,有火性人,有土性人,有金性人,有水性人。 

 

說木火土金水這五種性格的人都佔,都有,為什麼說它都有呢?因為人有五臟呀!五臟就是五行呀!可是它有偏重一面的。有的有火,有的就有水,有的就有木,可是它都有陰陽兩面。在陽那方面,做個比方說,『陽木性人,他不生愚魯的氣,他不生悶氣,他對事物能看開,他特別有主見,有主意,他在這方面,他還慈悲,悲天憫人,大慈大悲啊!可是陰木性人就不行了,陰木性人就不慈悲了,他就倔強了,又倔又強,生頂硬撞;陰木,得病就是肝病,這叫怒氣傷肝。』 

 

我觀察,我們現在世間人得的病,肝病什麼樣的人得的多?男人得的多。為什麼男人得的多,男人跟女人生悶氣,不說,他生悶氣,這叫怒氣傷肝呀!頭迷眼花呀!耳鳴牙疼、胸疼、兩肋疼、四肢麻木、肝膽有病、半身不遂。我們看得肝病的這些人,現在半身不遂的人很多,年輕人都有得的了,不用說到老的;過去我在很小的時候,我看不到大路上走的歪歪斜斜的,沒有,現在為什麼有了呢?我也細思考這些問題,為什麼現在有?過去是家長制,大人說一不二,小的就得服從,現在呢?翻個了,小的不服從了,老的得服從小的了,說老人一生悶氣的時候,保證得腦血栓,保證偏癱,病得上了;因為這個時代就是這麼一個環境,在這個環境裡,你要想不開的時候,就把你氣個跟頭,你就爬不起來,你要能想開,兒女是你給種的因、結的果,你不要計較兒女,為什麼要講這句話,就說:『子隨母性。」前車過去了,後面得有轍呀!老人是兒女的第一任老師,第一任老師,你父母每天做的事情,都在你的兒女的腦海之中,舉止言談都在他腦海中,打上一個深刻的烙印,你兒女不聽話,你怨何人啊!我們做兒女的,你不能達到孝敬老人,不能順老人之心,不能養老人之身,不能盡老人之性,因為孝很多呀!虧孝道的人,那就是虧天理,因為父母是我們頭上的一層天,你不孝敬父母老雙親,你說你拜佛你信佛,無濟於事,因為什麼這麼說?因為吃水忘了打井的人,生在世上忘了父母養育之恩了,母懷胎十月整,乳哺三年,這個恩我們報不完,何況現在這個天時裡頭,一個孩子得多大的代價呀!能撫養成人呢?父母一滴血、一滴汗,把我們撫養成人了,現在我們這些人,把我們送到高等院校,研究生,我們父母得費多大勁,多大的操勞,我們怎麼樣回報我們的父母,我們在家庭回報是庭幃之孝,我們現在走上工作崗位,我們要利國利民,這才叫大孝於天下,那叫大孝,不為自己這是大孝;可是家庭庭幃之孝是小孝,也是孝中之奇,那我們不虧孝道呢?我們頭上不會有病,虧了孝道,頭上會有病,我們第一個是孝,孝親。 

 

第二敬師,尊敬師長。師長是我們第二重父母,因為我們的全部知識從師長那來的,我們怎樣去對待師長,師徒如父子,嚴父出孝子,嚴師出高徒。這個學子不成業,那不是老師之過嘛!子女不孝,不是父母不會教育嘛!怨兒女還不行,做兒女的,不管你老人慈不慈,你得盡孝。那我們做老人的呢?不管兒女孝不孝,你得盡慈道,你要盡到了,兒女不會不孝。所以說肝病是從『怒氣』上來的。 

 

心病是從什麼上來的,心病是從『恨氣』上來的,恨人會傷心的,心忙、心跳、心慌、心熱、夜晚失眠,夜晚多作怪夢、癲狂、失語,嚴重了,就是精神病,這個心病呀!一股恨氣能得這麼多病,因為我在講病二十多年中間,這些個屬於我說的這些病,我全講過了,全碰上過,因為他們沒有辦法了,到我那兒去的都是什麼呢?在醫院裡沒有辦法了,治不了的,死還不死,好還不好,那讓我去幹什麼?打開他心理的鑰匙。 

 

最明顯的一個,心臟病,我也碰上很多,有一個姓尹,齊齊哈爾的,是什麼呢?叫心壞死,沒有辦法,最後他們介紹到我那兒,那時候我們在北安有個場所,介紹到那兒去了,他到那兒待五天,他說這不能好病,糊弄人,吼來,哪天都來的〈人〉哪天都走的〈人〉,那個走的他問,來的也問,什麼病?等人家高高興興走了,他一瞧,真厲害。我也得認錯,我老頭子,也得認錯啊!他歲數大,現在七十多歲了,現在押車〈跟車跑長途貨運〉跑南方,廣州、深土川,現在還押車,因為什麼呢?他恨他兒子,恨鐵不成鋼呢!因為老年人,我都觀察了,老年到晚年的時候,要得心臟的病,全是從兒女身上得到的多,恨兒女不成材,憂愁兒女,兒女的身,父母的心嘛!這個心病就是這麼來的,就一股恨氣。 

 

我最初講一個大夫,得上心病了,心疼,他還搞醫院的,姓什麼?姓嚴啊。我說,你得心病,你家幾個子女呀?他說,我三個。我說三個你對哪個最有看法?他說我對老三。我說為什麼?他說我那兩個大的都考上大學了,這老三不好好念書,我說:「你就恨他。」他說:「對,我就恨他,恨他不好好讀書。」我說:「你想錯了,一母生九子,九子還不一呢?能都考上大學嗎?考上兩個我看就不錯了,你就該知足了,所以你不知足,你恨怨你兒女能不得心病?古人不是講那句話嘛!知足者常樂嘛!我說你不知足你哪有樂呀!能不長病?」他說:「我總是吃藥也不好。」我說你只要放下就好了。當時我們在場的好多人,他說可能我就是這個事,我自己也覺得是這麼回事,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恨他了,你說的很有道理,那不能都考上,哪有都考上的,當時他的心就不疼了。從那以後,後來我們經常見面,在北安那地方,我就問他,我說你心還疼不疼嗎?他說不疼了。從你給我說完再也不疼了,我把他放下了,我也不惦記他了。對了,惦記人正是害呀!給人害苦了。 

 

下回待續 

講病『悔過好病』〈五之三〉 劉善人有生演講筆記 

所以心病就是一股恨氣得來的。那胃病是怎麼得的?胃病是一股怨氣得的。什麼事情來了,不往自己身上說,竟怨人,就是怨自己的,他也不往自己身上歸, 

 

怨人,怨人傷脾,把脾傷了,膨悶脹飽、噎嗝轉食,上吐下瀉,得上胃病,胃虛、胃炎,胃潰瘍,胃黏膜脫落,十二指腸潰瘍呀!這些病我都講過,最後達到胃癌,到胃癌可沒有辦法了。一股怨氣就得上這些病,因為他這股怨氣大,把怨氣存到肉裡頭了,存到周身的肉裡頭了,把脾傷了,要不怎麼得的,有人得肝硬化,他就是生悶氣,連生悶氣,帶怨氣大,把脾一傷,脾一擴大,壓胃,把胃壓出血,然後肝硬化,腹水,膨悶脹飽的。我記得在一書裡有這麼一句話說,“遇事你別怨人,什麼事情你別往外怨,有因必有果,來到我們周圍的人,和我跟前的事情,都是你命中注定的,命中有這一點,沒有這一點,有這份緣,有這份冤,說冤緣相報。” 

 

我個人是這麼想的,我看兒女都是要帳的,哪有還帳的,可是要呢?就樂樂呵呵的給吧!你說哪個老人,兒女要什麼就給什麼,不是要帳的,以後自己有能力,回報老人的時候,有的就回報,有的就是不回報。在城裡我不知道,農村這種事情很多很多,可是為誰活著,他就為他三口人活著,妻和子,為他的妻子付出多大的代價他都幹,可是為他的老人,付出一點就要講價錢;可是我們的老人在你出生的時候,赤條條的生下來,連個布絲都沒帶,然後他長大以後,他說我的老人沒給我攢〈積累〉什麼,什麼也沒給我攢下〈積累〉,可是你的爸媽媽沒給我講價錢呀!沒說你來的時候什麼都沒帶,我把你養大,他不講這個。 

 

可是我們的老人會傷心的,你孝親,子能孝你,你要逆親,子就逆你,報應昭彰,一分因就有一分果,絲毫不爽。病都是從因因果果上來的,你要不種那個因,你不會得那個病,就說你不生氣,生氣是因,得病是果,這就叫因果。並不是以前所想像那種因果,因果,我前世怎麼怎麼地,今世怎麼怎麼地,不是那個道理。就像我是個農民,我明白這個道理,種地,春天種的什麼種子,秋天就收什麼,聖人講那句話嘛!種豆得豆,種瓜得瓜呀!種下菩提樹,必開吉祥花,你春天沒種下,你秋天收什麼?那叫春種秋收,種好因,結好果。若我們沒種那兒,想要結那個果能嗎?談何容易,可是老人到老的時候,可是你在年輕的時候,你對老人你不孝,你的子女準不孝。可是他老了,他怨子女,別怨子女,反觀自省,好好的照一照,迴光返照,照一照我自己,我對老人付出多少,分毫不差,絲毫不爽。 

 

我們講到這一點的時候,因為這些東西你從哪裡得來的,我也是看到一些書,我從我自身從我自己的腦海之中,我想,人生是什麼?人生就是一場夢,可以說就是一場戲,唱戲呢!因為我們家庭這場戲,是拉場戲,唱的時間比較長點,戲台子那是你,下了戲台,你往這裡,他往那裡,各奔西東,實際我們就是那場戲啊!何必恩恩怨怨呢?我們既然來到一起,就是緣,我們應該很好的完成這段緣份,可是不能你怨我我怨你,怨氣連天,把病種下了,到死的時候,還不知道怎麼死的呢?人的壽命是有限的,也是有數的,我們不讓那個數把我們拘住,我們要挪出這個數,怎麼樣挪出那個數?得有“善功德”三個字呀!我們得做到了,就能挪數啊!我們讓我們自己來去自如多好。 

 

 

胃病是一股怨氣得的。那肺病呢?肺病是惱,什麼叫惱,嫉妒人,把他記到心裡頭了,嫉妒他,惱人把肺傷了,氣喘、咳嗽、吐血、肺病、肺虛、肺炎、肺結核;子女不孝雙親最傷肺了,小的惹老人生氣最傷肺了,我們看到得肺結核那些人,我們要到醫院去,我有時間也到醫院去,有人有病了,我去醫院看看,去到那兒一瞅,這些人太可憐了,可是他們不明白啊!虧孝傷肺,虧悌傷心,虧悌道傷心啊!為什麼說虧悌道傷心,兄弟一母生,手足之情,遇事何必爭,你們這一爭,父母心能好受嗎?不傷心嗎?不把老人的心傷了嗎?兄弟多和睦,家道才能興,悌道造大同,舉國如手足,悌道造大同,國與國之間都是手足之情呀! 

 

那看看我們兄弟之間如何?姐妹之間如何?老人到晚年憂愁兒女的時候最傷氣,有些老人,到晚年了,他坐那兒,看你看她很好,這老人很好,瞅著沒有什麼毛病,他要一動彈,氣上不來了,氣喘了,這是憂愁兒女憂愁的。老百姓說惦記兒女惦記的,把氣傷了。這病是怎麼得的,說為什麼,你知道這一點,我母親就是這樣,我哥哥去世時,我哥哥三十九歲,我三十七歲,我哥哥去世前,我母親那時身體可好的,我哥哥去世不到半年,我母親就氣短,就上不來氣,一動氣就不行了。我就說我媽媽,你憂愁我哥哥憂愁的,別憂愁他了,人死不能復活,是兒不死,是財不散,不是你的兒女他就要走的早,讓你這一生都痛苦,不是冤家是什麼?可是老人想不開這一點,我經常開導我母親,最後我母親病大漸好了,我說你放下吧!不要想那個人了,人死不能復活了,你想能解決什麼問題?看開呀,想開呀!可是人要不想它能開,一想準不開,什麼事你老想這事準不開,你不想它,打它放下,不就開了。 

 

我們大家都看到水了吧!到水哇哇響時,肯定不是開的,等它沒動靜了,開了。那我們人不也就是這樣嘛!什麼事你不用想,來就應,去就靜。那你不會得病的,來了我就答覆,去了我就不想它,我也不思考它了。不像水性人好生回頭氣,我不生那回頭氣。這是金性人得的病,是肺病,多因惱人得來的,惱人傷肺。 

 

 

水性人得的病是什麼病?水性人得的病是腎病。有人得腎病,腎病哪來的,腎虛呀、腎炎呀、煩啊、好煩人,煩人傷腎,腰疼、腿疼、肚腹疼痛、精神發糜、胖腫、腎虛、腎炎、腰椎結核、腰間盤突出、婦科病。病是一股陰氣,你一生氣,病毒馬上就進入你的體內,病從口中入,還得從口中出,為什麼心理學家跟對方聊天的時候,就讓對方講呢?把話講出來之後,把這股陰氣放出去,病由喜怒悲哀得的,喜怒悲哀,你看喜大勁兒了,還得病;悲大勁兒了,還得病;驚恐還得病。各方面,讓我們怎麼辦,讓我們定住,定住位,你定住位,你就不長病了;你定不住位,你就得長病。見好事你高興,見壞事你憂愁。那你看看,憂思成病呀!在五行上來的病,你能認清它,你能道破它,此病必好。 

 

 

在五行上來的病,認清它,怎麼樣認清它,我講的是內五行的,可以說內五臟,五臟裡還有六腑,五臟都是實的,心肝脾肺腎,都是實的,裡頭還有空的,空的屬陽,實的屬陰;空的是什麼呢?膽、胃、膀胱、大腸、小腸、三焦,這是屬陽;屬陽的東西裡頭要是有病了,就說空的東西有病,你一定跟比你大的人生氣來的,甚至你的長輩;實的東西有病一般都是跟比你小的,甚至你的平輩來的多,也有不是的,不過這方面的多。 

 

我為什麼說也有不是的呢?我見着一個,可能蔡小卓上他家去了,那個人是遼寧省海城的楊玉藍那兒的,那個小孩五歲那年,得肝病,我正跟劉博士在王元五家,她給我打電話,她母親給我打電話說:我們這孩子得肝病了。我說肝病到什麼程度?她說就是肝癌呀!我說妳在哪兒檢查的,說是肝癌。她說在海城醫院,然後又到瀋陽軍大醫院,一檢查五歲小孩是肝癌。左邊的肝上就像溜溜球〈玻璃球〉那麼大一個一個,右邊肝上像高梁米粒那麼大一點;我說現在孩子到什麼程度了?她說孩子現在不能起床了,我說那可夠嗆〈難治〉了。我說這樣肝癌可不容易好,她說你有沒有辦法呀!我說有辦法也怕你使不上,她說我怎麼能使上。我說你能面對現實,她說我怎麼能面對現實,我說你跟誰生這股氣生這麼大呢?能面對現實當面跟他認不是,這就是妳救妳孩子一線之路,她當時在電話裡頭就哭了,這女的姓高叫高娟,她就哭了,哭了,我說你能去呀? 

 

我能去我現在就去,她就去了,她的公公是王石鎮金家村大隊的會計,早晨老倆口子正起來做飯呢!她進屋抱著公公的腿就哭了,她老公公說這麼一句話:「幹什麼呀?高娟,又來打仗了。」她說:「不是,我來認錯來了。」「妳認什麼錯?」「以前我跟你打,我連吵帶罵的,我錯了,我不對,我這兒媳婦沒當好。」就這麼哭啊!哭啊哭啊,老公公說,行了行了,知道就行了,這就挺好的,知道自己錯了,就挺好了。她說我這孩子,我就是跟你倆生氣,我吵完了,罵完了,我還生氣。就這樣,她連著三次,她連著給她公公面前認不是〈認錯〉三次,孩子起床了,起床了,那時候,我在北京,我那次待十三天,後來我就回去了,她聽說我回去了,因為她各處打電話找我,聽說我回去了,上我家去了,把孩子抱去了,孩子那時就能走了,準備在我家待兩個月,待到第七天上,她在那兒一直認自己不對〈認錯〉呀,我這回要大變一個人,我要大變一個人,我說你怎樣能大變;她說你看看,我不是以前那個人,我一定要變,我說那好呀!在那兒待到七天,到了第八天,我說妳走吧!妳再去做檢查,去看妳這孩子還什麼樣,這孩子現在地下炕上又蹦又跳的,都能玩了,我說妳回去吧,做一個檢查,妳看她那片子沒有?我看了,後來是完全好了,後來她就回去了,回去到海城又一檢查,大夫就問她了,妳給她吃什麼藥,好的效果這麼好呢!她沒敢說,吃什麼藥,她說我們這養的,完了又到瀋陽軍大醫院檢查,這不怪了,妳這孩子怎麼好的這麼快呢!這樣我有點信不實,因為癌症不是那麼容易好,等二零零四年我又回去了,我上她那去了,我說妳再做一個檢查,她又做了一次檢查,再做檢查全部消失了,孩子上學了。因為我好像有點不太那麼敢信實,今年春季蔡小卓從威海回來坐船,在大連下船,我說蔡小卓他們四個,你們到那兒看看,他們到那兒看看,那孩子現在是不是上學了?嗯!上學了。 

 

就說當媽媽的很主要,因為我想到這一點,我們要想生出一個好的孩子,想給世上留一個好的人根〈後代〉,那就得首先從我們媽媽這塊兒做起,為什麼要這麼說,這個媽媽可是主要的,締造人根的,要不然會給後代留下禍害的,一代一代往下傳的,了不得呀!這些病種在身上了,又因為我們都是中醫,給人家看病,把脈的,現在醫院裡面多苦啊!我們怎麼樣能去救死扶傷,我們把我們自己的經歷,完全用到我們的事業上,不讓我們白來這一次,來時歡歡喜喜的來,去時悲悲慘慘的走,我們來到世上一點功德事也沒有,不白來一趟嘛! 

 

 

什麼叫功?什麼叫德?什麼叫罪?什麼叫業呀?我們為己的,私,那就是業;為他人付出的,那我們就是功,也是善,也是德。因為毛主席講那麼一句話「為人民服務」我們能不能達到那點,全心全意的為人民服務,這些病種在我們身上了,我們怎麼樣能把它排除,我們做一個中醫來講,你能不能把這個東西〈排除〉因為屬五行呀!心肝肺脾腎呀!中醫裡不講這麼個道理嘛!百病從心生呀!還是從心生出來的,我們治他病的時候,要打開他的心竅,你不把他心竅打開,你給他用藥,效果不明顯,不那麼快!那要真把他的心竅打開,治病很快。北醫三院的王春勇,他到我那去兩次,經常我們保持聯繫,他經常打電話問我,他說我在給人家出診的時候,這個病斷定是什麼病的時候,要開他的心竅,然後再給他開藥,那藥下去有力量呀!他知道他的病怎麼來的,我給他講,你怎麼來的這個病,他把五行性研究的很好,五行性理隨身轉,運轉周身,你到處有用,到處都有用啊!因為你一眼就能看出來那個人什麼性,形色聲,你看他的外表,看他的長相吧!你就能看出來他是什麼性,什麼性就長什麼病,一點都不差。 

 

 

你看他是水性,水性得病,保證是腎病;你看他是木性,得上病就是肝病;你看準了他,他說話的音你都能聽出來,他要是唇音,那就是金性人,叭叭叭;他是齒音,那是木性人啊!他要是舌音,就是火性人,火性人得心病;齒音得肝病,木性人;他要是喉音,那就是腎病,水性人。你要觀察好了,你要把這個東西學好了,我說你就把中醫弄明白了。因為王鳳儀那本書〈性命哲學〉也好〈言行錄〉也好,那裡邊都有,有一本叫〈性理集成〉那裡五行說得特別透。 

 

因為人是代表天地來的,怎麼代表天地來的?你是天地的一個份子,你這個份子落到人間,你看你這個份子能不能發光,你要發出光來,你周圍都可以發光,你這一份子落下來,你發暗,你周圍全都暗,染蒼則蒼,染黃則黃。說你守著什麼人你就學什麼人,你跟前〈身邊〉守一個善士,你可以竟做善事,一個善的,你竟做善事;你跟前〈身邊〉守一個惡的,你保證〈肯定〉隨他就下去了。看看,這叫山川地脈,地理天時呀!然後,父母的血統,產生我們一個人的性格,我講不好這些東西,如果我知道的,我從我內心我知道的,我知道什麼,我就講什麼? 

 

我這人講話,沒有規範,沒有條,沒有理,因為過去人念書念明理,現在人念書把書念輸了,念輸了,念什麼上去了,念到名利上去了;沒名利也不行呀!沒名利,人看不起,那就是我們每一個人,我們就是一小小的天地的一個份子,再說小一點,一粒芥子,因為我們明白道理了,我們要讓這粒芥子很好的成熟,別讓它白費了。我們知道我們自己的病是怎麼來的了,反觀自省。反觀自省,反觀自省是什麼意思,找自己不足的地方,找他人的長處,取長補短。實際好病沒有別的好方法,只有這麼一個方法,因為我講病多年,就是一個方法,因為我不會講什麼?我只能講講什麼是家庭的倫常道理。 

 

 

家,每人都有個家,我們都落在家裡了。家是什麼東西?家是枷。把我們枷的繃繃的,你東挪不得,西轉不得,讓兒女把我們鎖住了,兒女是鎖呀,這叫披枷帶鎖,真的,你說哪個人不是這樣的,誰能把這個枷鎖蹬開,有忘我的精神,就講這麼句話:無我。捨棄小我顧全大我,這小我也很難捨,因為有後天的情呀!夫妻這個恩,兒女這個愛,這個情難捨,真要捨了,別人說那小子〈男的〉沒有良心,說他沒良心,要看他捨去是為誰捨啊!他為誰捨呀!把事情看得平常一點呢?從平面去看呢!人老如同我老,人貧如同我自貧,把天下的兒童都看成是我的,把天下的老人都看成是我的老人,這叫大孝天下呀!那人苦,我們也苦呀! 

 

講道講道,講什麼道,講自己的道,講別人講遠了,講我們自己,講我們自己是真道,就像現在念經似的,念經是什麼?那是佛的經歷,佛做過的事情,那我們念了,念了,我們做沒做呀!那我們做了,說我們是跟佛學的,那我們要沒做呢?光念呢!口頭禪呢!那叫光念不行,空談妙理,口吐蓮花,你也難達佛國。因為佛是行成的,佛在哪呢?在心裡頭呢!上哪你也求不着佛,你求去吧!人家〈別人〉修行好,是人家〈別人〉的事呀!人家〈別人〉做到了,人家〈別人〉就是活佛,人家〈別人〉辦的事是佛事,如我們要做到了,大伙也說我們〈是活佛〉,也承認我們,那大家要承認你了,你就是吧!別等死了當佛,我是這麼想的,不當死佛,當活佛。在世活佛多好呀! 

 

下集待續 

講病『悔過好病』〈五之四〉劉善人有生演講筆記 

你捨己為人,不為己,那就是佛體,那多好,你活著成佛多好,何必死了去成佛去。佛在哪呢?佛在家呢!佛在心呢!誰是佛,我們的老人就是活佛,我們怎麼樣對待活佛,不孝父母老雙親,你拜佛那不白拜嗎! 

 

南燒香,北朝拜,不去敬養供養父母,這樣的人很多。忘本,忘了父母養育之恩,母懷胎十月,乳哺三年,這個恩誰能報得了呀!我們每個人都報不了。怎樣回報,報不了,我說是報不了,你就是個孝子,你也報不了,為什麼呢?因為你的身體是父母的分支,你的肢體是用母親的血、氣,你才投生的。那母親的血和氣,你怎麼還?我在一本書上我看到一個,在早先的,是一本古書,我看到說:一個人,從母親懷孕那天,一直到結奶那天,一個人得1407斤的血,能把你養到結奶,你看看,這母親多麼偉大,多麼英明,可是現在有一幫人把母親看的特別下賤,這老太太又髒又埋汰〈又髒又懶散〉,鼻涕邋遢。 

 

 

什麼是道,這都是我們家庭日常生活中的道,講道的時候不講理,講理,氣死你。別講理,講道,講自己的道,不管他人管自己,先管己,正人先正己,正正自己,“正己修心無別念,苦海之中才有船”,得把我們自己正得好。化性談不是說嘛!管人是假人,管己是真人。有幾人管己的,都管人,都說對方不是,說對方不是,正是收贓,看人好處是聚靈。你看看吧!說你看人的好處,正是陽氣聚靈,你要看人不是,你看人不對,你就要動心,動心你就要生氣,生氣你就要收贓。收到你體內,就是病塊、病毒。現在我們有很多人,把這個病毒存到心裡頭了,存到身體裡頭了。要想把這個毒排出去,只有一個方法─“找好處,認不是”。因為找好處能開天堂之路呀!認己不是關上地獄之門嘛!你一找人好處,你心多寬闊,多高興,那人這麼好,這個好處,那個好處,那叫心善呀! 

 

 

最近我們往這兒來的時候,從綏化那兒去了一個女的,總那麼愁,我就心裡愁,壓抑太大,到我們家裡去,我不那麼給她細講,我就照著她這個人,就照她這個事,我就給她解釋,我一給她解釋,她就邊說邊哭,邊說邊哭,哭完了,這回好了,這回好了,這二十年的壓抑在心裡頭,這回好了。就是解不開,解不開那愁疙瘩。實際上,我講病,講道也好,我就是解心裡這個疙瘩的,就給你解扣,讓你放鬆,解開它,就好了嘛!何必在心裡總繫個疙瘩。你樂起來,看你高高興興樂起來,樂一樂,上天有你座,愁一愁,下地獄遊一遊。朝天每日樂呵呵,勝似你念佛,彌勒佛總是樂呵呵的,你也學彌勒佛那樣呀!總是那麼高高興興的樂樂呵呵的,你看看你,你不再長病,不但不長病,你辦什麼事還順利。道在哪呢?道就在我們本身呢!別往外求了。 

 

 

大家互相探討,互相研究,互相學習,各有所長,各有所短,因為我感覺我跟咱們大家坐在一起講,好像是有點過了吧!因為我不是謙虛,我自己多重,我知道,不過我講出來這個道理,這個道理,雖然說是很淺的,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很適應。你講道嘛!講道,什麼是道,道在哪呢?“道在本身別遠求,需向動靜二字究”。 

 

 

說男人為動,女人為靜。動是什麼?動是乾。靜是什麼?靜是坤。乾坤之別。乾坤之別,就是天地之別,陰陽之別,因為男人為乾為日呀!是日頭呀!女人為坤,是月亮呀!日月合到一起,念明,那就是夫妻和合才能明,夫妻合起來就叫道,夫婦道。夫婦道是倫常關,這個倫常關就像車輪似的,那麼輪。不是我們現在是夫妻,我們很早就是夫妻了,甚至我們來到人間就是夫妻。看看多麼遠,這個緣多深啊!為什麼要這麼說,因為無極變動生太極的時候,就有陰有陽,有陰有陽就有乾有坤,有乾有坤就有男有女,有男有女就有夫有妻。我們夫妻是那時候來的,這緣有多深。我們這份緣份能不能珍惜好,這是很主要的。

 

 

說男人為乾,要領妻,不管妻;女人為坤,為地,是助夫的,助夫不累夫。所以說男人領妻行道,女人助夫成德。要真能達到這一點,這叫什麼?這叫陰陽平衡。都是高高興興的,男人樂了,就把性化了,為天晴,女人高興樂了,為叫地寧。天晴地寧生下後一代是神童。天要不晴地要不寧,留下後一代糊塗蟲,一點沒說錯呀!為什麼有的家庭兒女不聽話,很不聽話,為什麼有的兒女對父母的言語,惟命是從呀!有幾個父母讓兒女幹壞事的,胡作非為的,都望子成龍,盼著自己的子女能成為一個人才。可是有的子女他不聽父母的話,為什麼,先天性不好。因為先天不好啊!先天沒種好因,後天怎麼能結好果,那就是夫婦道,夫妻之間不會行這道。

 

 

夫妻應該怎麼樣做,能把這夫婦道行好?夫妻要相敬如賓,因為從我們眼前來看,夫妻是什麼,甚至是地北天南,素不相識,到一起了。那不應該相敬如賓嗎!以禮相待嗎!彬彬有禮,你敬我,我尊重你,這叫互敬互愛。產生夫妻和睦。可是有的就不是這樣,整天打打鬧鬧,造成家庭的痛苦,那就是男人不會當丈夫,女人不會當妻子,別人的夫妻是相敬如賓,可是這樣的夫妻相敬如冰。冰冷呀!甚至有的冰大勁兒了,冰開了,你往西,他往東,太涼了,不熱情。可是有走向另一個環境的,你性不改,還是如此。那就說,我們應該怎麼辦,應該夫妻和和睦睦,和合陰陽嘛!陰陽和了煉金丹,煉出什麼金丹?你能給世上留一個有用之子,就是從哪說呢?從母親來的,怎樣能當好個母親,良母嘛!得什麼樣的人能當良母,賢妻,妻要賢了子就孝,子要孝了父心寬,妻賢夫禍少。

 

 

我們這個賢妻能留下什麼樣的後代人根,沒有聖賢之母,能有聖賢之子嗎?那我們這個媽媽怎麼當,能當到聖賢呢?那就說,當好媳婦道,做好這個媳婦,媳婦〈喜夫〉,我們大家聽一聽,這個名詞叫媳婦〈喜夫〉,不喜歡丈夫,妳喜歡誰呀!是不是呀!喜歡別人,出問題了。要不怎叫媳婦〈喜夫〉,聖人造字都有他一定的道理。男人大丈夫嘛!大丈夫你沒有寬宏大肚的心,怎麼叫大丈夫呢?大丈夫「大」字上面放一橫字,不就念「天」了嘛!男人是頂天立地的,你不當好這個天。你總動性,天陰了,要下雨了,要有災難了,要發大水了,天陰了,女人不哭呀!那不發水呀!

 

 

我們很好地處理家庭,我們能不能當一代的聖賢之母,像孟母生出孟子,孔子的母親顏徵在生出孔子,這都是聖賢之母,我們不能效法古人嗎?你效法古人,你按照古人去做,古人的靈就助你。你看今人也好,哪個今人好,你按照今人去做,你也是今人呀!盤古至今嘛!我們要當不好這個媳婦,那我們就錯了。媳婦屬什麼性,應該什麼樣,媳婦性如水呀!水,妳別像個臭坑的水,把它圈起來就壞了,妳得源源不絕,源遠流長。陽水,真陽水,水是不爭功的,萬物生長都得水,什麼物件,種每一樣東西都得水,媳婦的性格就得像水那樣,合五色,合五味,隨方就圓,什麼都能隨上,裡面放鹽你是鹹的;裡面放糖,你是甜的,合五味嘛!你看這媳婦,媳婦道很難行的。你說,讓我這一說,我們很難做到。妳要真做到了,妳是聖賢,妳是聖賢之母,托滿家為己任嘛!就像現在劉博士在外界應付外界的,趙院長就得操持家務呀!孩子她得管,做飯,衛生,洗衣服,然後還得工作。現在是男女平等呀!

 

 

我剛講到的那個事情,我沒給解釋完。人的病若來了,頭上有病的,不用說了,就是老人;腳上有病,就是晚輩,你跟老的動火氣,在頭上呢!跟小的動火氣,在腳上。你要跟領導呢?那也在頭上呢!趙院長,我不知你記不記得,咱們去年,那年我來的時候,有一個研究生,這研究生可能畢業了。在不在我不知道了,我也不怎麼太認識,過去了,我都不怎麼認識。他說他頸椎疼,坐在那裡問我,你說我頸椎疼怎麼回事呢?我吃藥也不好,扎針也不好,拔罐子也不好,我說那你得多長時間了,他說時間不長,兩三個月,我說那你在學校得的,對呀!我說那不用說了,唐院長也在那兒坐著,我說你是跟這兩位院長做的病,是領導,他說是跟他們做的。我說你背後你在錢財上,你不滿意他們倆。他想想說,是呀!我是不滿意他倆了,唐院長當時就笑了,怎麼還跟我做病呢!他就說了,「我們念研究生一年的學費是七千塊錢學費,可是額外地他又收六百塊錢,我總覺得這六百塊錢不應該收。七千塊錢我都交起了,六百塊錢我交不起嗎?我就覺得不應該收。」然後,我就問他,只收你自己的了,他說沒有,那學校就應該收,院裡的規定,可能你背後,不滿意人,你就錯了。他就晃著腦袋,晃著晃著啊!他就說,怎麼好了呢!怎麼不壓疼了呢!一念之差把病就種上了。

 

 

可是有的人這地方〈兩胳臂〉會有病,這就是手足之情,哥哥、嫂嫂、姐姐,這方面來的;腿上的病是弟弟、妹妹,看看吧!男左女右,左邊的病,你是跟男的生氣得的,你按照上中下老少三輩,你去衡量,在你身上呢!一點都不會錯的。左邊是男的,右邊是女的。

 

 

可是有人問了,我腰上的病,我婦科的病,怎麼來的,夫妻之間來的,夫妻之間動性生氣來的,說過去男女要是動性生氣呀!女人要跟男人生氣呀!病在頭上,現在不在頭上,天時變了。過去是天地的卦泰,現在是地天的卦泰,男女平等,男人能做的事情,女人也能做。男人能治理社會國家環境,女人也能治理,男人能當官,女人也能當官,所以叫男女平等。有病上哪去了,這兩人要生氣上腰了,婦科,在這上來的。你能解開你的心竅,打開你的迷惑關,你病能好,你打不開還不行。

 

 

那次咱們上普陀山,我和王元五在上海下飛機,你告訴上海一個人接我們倆,來了一個男的,他讓你給開藥,你不給人開,你讓他在上海接我們倆。那個男的就說:「他說劉博士,我讓他給我開藥,他不給我開,他讓我在這兒接你們倆,問問你們倆。」我說你什麼病,他說我就腰疼。我說你腰疼到什麼程度,他說什麼程度,早晨四點到五點,你別想躺著,他說我已經治三年了,後來我看到劉博士的〈思考中醫〉,他說我看了一遍,我認為這個中醫博士很高明,我要找他給我開藥,他不給我開,讓我在上海接你們倆,我們下車只有二十分鐘,就上船。我說不就這麼個病嘛!他說就這麼個病,我說你跟你鄰居得的,他說鄰居,我沒鄰居啊!我自己住那個樓呀!周圍沒鄰居。然後王元五接過說話,你沒有媳婦呀!哎啊!他說,我倆離婚了。我說,離婚了,你就跟她得的,你要破鏡重圓,你的病就好了。我說,你是不是有孩子。他說有孩子。我們倆在一個樓上住,她在這屋〈房間〉,我在那屋〈房間〉,我們天天看,我說,這不是最近的鄰居,你想想,你就跟她得的病。說完了,他說趕快,不行,時間到了,上船,送我們上船,等從普陀山回來,回來以後,又是他在上海接我們,我們倆那次上南京呀!接我們,離很遠就笑,我說王元五,那人又來接咱倆了,這人病好了,你看笑呢!到我們倆面前,就是笑啊!王元五說笑什麼,笑什麼,我的腰讓你一句話給我說好了。他說不疼了,不疼了,早晨也能睡覺了,也不疼了,我說那就是破鏡重圓啊!他說沒辦法,有孩子。何必飆那麼大勁兒,幹什麼啊!夫妻之間別講理,講理氣死你。

 

 

真的,講什麼理呀!夫妻之間得講情,講情互相疼。真的,現在人都講理,講的都講繃了,分居,甚至離婚,何必呢?用不着這樣,真的,我講的道都是家庭的道,很淺,很簡單,可是我們做起來很難。有很多女人,單身的很多,為什麼?太強了,總跟丈夫講這個理,講理幹什麼?沒有用。

 

 

那次我去杭州,你沒去吧!北京翰德女性修養學堂,打十次電話,我就不去,最後給我來電話,你來一趟就不行啊!我想想,那就去一趟吧!我就去了。四十二個企業家呀!三十多個單身的,你說說,我說妳們把人都當假了,妳們還掙大錢,錢有什麼用?錢上妳們不缺啊!精神上妳們多麼痛苦,妳們是幸福嗎?不幸福,妳們很痛苦。我這一說她們哭。我說妳們一家有一個孩子,妳想想,兒女在媽媽面前缺少爸爸,在爸爸面前缺少媽媽,總要失去一方的愛護,妳想想,他不痛苦嗎!這是誰造成的,妳們父母給造的,妳們爸爸媽媽不會當。

 

 

那次我見著一個,國家一個整改委員會的秘書,我給她講完,就講一堂課,講完了,她就要跟我單談,單聊。我說我不跟人單聊,大家一起座談座談,都討論討論,研究研究,她說不行,必須你要跟我單談。我說為什麼要和妳單談,她說你不知道我的身份。我說我不想知道。她說你不想知道我就不告訴你了,我說我不想知道,妳有什麼事,妳就說吧!她就說,她是什麼病,超過溫度十八度,她說我就要出汗,出汗我身上就要爛。我說妳不就得的這個病嗎?他說:是啊!我不是治不起,我能治起,可是治不好,掀起來〈衣服〉一塊一塊都是爛的,見汗就爛。她說:我這個病怎麼得的。我說:妳職業病。她說:職業病。我說:是啊!她想了半天,她就掉眼淚,我真是職業病。她說:我吧,怎麼回事呢!我把事情,不知道哪的事情,我做錯了。我說:這我不知道,反正妳是職業病。後來,她就說:你不想知道,我也要告訴你。她就告訴我了,她就一邊跟我說,一邊哭,邊說邊哭,這汗就下來了,汗珠子一串串往下滾呀!順臉往下滾,我們倆談一個小時,她說她不敢穿半袖衫,她得穿長袖,胳膊都爛了。她掀起她的袖子看,她說,這麼出汗沒爛,她說每回出汗就爛。看看吧!她那病得從哪兒出去,得從汗裡出去,得從汗裡出去的,毒從汗裡出去,她邊說邊把內心的委屈全哭出來了,眼淚嘩嘩的。

 

 

等到第二天中午十二點,她們要走,就在中天目山,她要走了,她說這麼吧!咱倆照個像吧!合個影吧!我說合一個吧!她往我面前一站,汗一下就下來了。她就樂了,她說,兩次汗,都沒爛呀!我好了。毒從汗裡出了,這人特別聰明,她就跟我講,她說我腦袋比電腦都快。她說電腦跟不上我,哇哇一直說,她說話你聽不出個數來,她也單身,看看。她為什麼要哭,哭在她丈夫那兒,因為我講到這一點了,我說妳們是痛苦的。錢財物的幸福不是妳們真正的幸福,妳們精神上的幸福是真正的幸福。她就哭了,說對了,我們怎麼辦!古人講那麼句話,退一步海闊天空。我們退一步吧!王鳳儀先生講了嘛!要想化性,得退,不後退,化不了這性。人的性,很難化。往往有很多修行人,這性都化不了。古代一些各大教教派的教主,他們都是修行人,他們為什麼修成了呢?因為什麼成了呢?他把自己忘了,把自己忘了,想到了眾生,他們來到世上幹什麼來了。渡各個角落的人類。因為他們來的時代不同,在渡人渡世化人,因為時代不同,方法不一樣,種族不一樣,這些教主目的都是一致的,宗旨是一個:為渡人類而來。可是我們有很多教徒就不是,他們就想錯了。你好他壞,這些人都合和起來呢!他們都合作起來呢!我們人間就幸福了,又沒有爭貪了,可是在修行之中,還有爭貪,那是錯的。因為各個信仰的人問我,你說,那個好?我說:都好。不好不能成聖賢。他說這個好,我說你們錯了。你們以為向著你們的教主呢!你們害他呢!他不是這種思想。他是要我們人類合起來,天下才能大同。那我們往小了說,我們在一個團體裡頭呢!我們人人都和睦起來呢!互相的取長補短呢!你有長處你不要保留。他有短處你別承認他那是錯,他是那種人,你改變不了他,得讓他自己覺悟。要不,善人說,人人都是對的,因為人人的觀念不一致呀!思想動態不一樣呀!各有各的想法呀!他本著他的想法處事,你本著你的想法處事。你能說他錯嗎?他沒錯,他就是那種觀點。所以我們就要往後退一下,不要跟他去爭去。

 

所以爭貪罪過很大呀!不是別的大,招你自己身上的病了。因為你爭不到這個理,你就要生氣,都為什麼爭呢?不就為四個字嘛!酒色財氣嘛!不就為這四個字嘛!酒色財氣是座城啊!四個大牆。你說咱們每個人都在裡面藏著呢吧!誰不在這裡藏著,誰能把這四牆推倒它,看破它。很難看破。你沒有財不養道,你不掙錢能行嗎!沒財不養道。你沒一點氣,那不就完了嗎!席擺上,沒有酒不成席了。沒色,斷絕人烟了,世界斷了,斷人烟了。聖賢講出一個道理,什麼道理。喝酒別醉,你要定住量呀!你得有定力呀!喝酒別醉,你不是真君子嘛!見色你別亂呢!不是你自己的妻,不是你自己的夫,再美不貪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呀!知足不貪大富豪。知足不貪,你沒有外債,你就是富人。忍氣吞聲最逍遙,忍又忍饒又饒,忍字都比饒字高。忍字頭上一把刀,你不忍,你就得挨一刀,誰要不忍就挨一刀。現在這些行兇動惡的,都是忍不住,一時忍不住了,然後把事情做了,怒火發出去了,做了,後悔了,晚了。那酒分誰喝?分誰用?神人喝了長道行,凡人喝了損德性,喝的五迷三鬧的,醉熏熏的,你不損德性,酒後無德,神仙喝了還長道行呢!八仙過海非得喝酒不可呢!他側側陵陵〈搖搖晃晃〉的,不喝酒能過海呢!分誰用呢!

 

 

男女啊!關鍵道就在男女這塊兒呢!我們怎麼去處理這個很難處理啊!因為在日常生活中,夫妻之間就像舌頭和牙似的,老碰啊!碰一塊,你要像舌頭似的呢!你往這邊碰,我往那邊躲,你往那邊碰,我往這邊躲,它還磨不壞。那牙不行啊!你硬你先壞,誰硬誰先壞。你看是不是牙先壞啊!那舌頭它不壞。我就是做一個比喻,舌頭它柔和,牙是硬,特別硬。因為牙屬啥呀?牙屬木啊!性質太硬,時常碰性,保證牙先壞。我們講的這個道理是在家庭日常生活中,夫妻之間,那麼婆媳之間呢?婆媳之間那步道,現在更不好行,家庭更不好處理。你看婆婆媳婦之間跟媽媽與姑娘〈女兒〉之間,相差距離太遠。為什麼呢?有的婆婆說媳婦不行,有的媳婦說婆婆不行,實際我說倆人都不行。婆婆也不會當,媳婦也不會當。你要會當婆婆呢,退下來。性如灰,性如灰嘛!老太太性格得像灰似的。灰裡妳別有火,妳別一天叨叨叨啊叨叨,嘴裡沫子起多高,年輕人能願意聽嗎?這時候。不叨嘮她,別管閒事,吃飽拉倒〈就好〉。年邁到冬季了,還管什麼呀!老太太性如灰嘛!家政一旁推,保養性天魁,年邁交冬季,年邁已經交冬天了,四季嘛!春夏秋冬嘛!到冬天了,要埋妳的時候了,還管什麼呀!管它有什麼用呀!沒用了,沒看着,少操心。

 

 

現在不知道城裡頭,農村的嘛!婆婆跟兒媳婦在一起過的不多,都嫌棄老人,一個是農村嫌棄她沒錢,再一個嫌棄她事多,等幹活的時候用着她,接來吧!接來給幹兩天,幹完活了妳回去,你說說。這真是養兒養兒嘛!多大也得養啊!可是一到晚年他不養她。婆婆性如灰,媳婦性如水,多幹活不撅嘴,你說這時候,媳婦幹點活就撅嘴,甚至把倫常道行顛倒了,現在老婆婆是兒媳婦,媳婦是老婆婆,看看現在是不是這個情況,保證老人給她做飯伺候她,這不顛倒了。托滿家為己任,是一家的什麼?喜星。這個媳婦要是能達到這一點,是一家的喜星,聖人講了,娶媳婦是接神呢!娶媳婦是接神,現在真是接神啊!多少錢哪,多少車輛去接去啊!過去是送,現在是接,真是接神。接來的什麼呀!接來進門就高興的,喜容滿面的,這是喜神了。大家都高興,你幹不幹沒關係,不生氣就行,不挑理就行。這老人現在都這樣,可是有的接來呢?進門就撅嘴,什麼個神來了,喪門神來了。撅嘴神來了,誰不嚇掉魂啊!趕快啊!離她遠點兒。還有的人達到這個程度,聽過我講道的小女孩子分文不要,咱倆就來個從儉結婚,誰也不拉誰的帳碼,誰也不攤誰的因果,因為咱倆就是完美的夫妻嘛!同心同德嘛!就這樣。這叫什麼?這叫財神,不要娘家的陪送,也不要對象〈婆家〉的彩禮。這不是財神,兩頭的老人,哥兄弟都喜歡,這是財神。可是到婆家能把家務完全托起來,托滿家為己任嘛!大家享她的福,她是福神。這種人很少,可以說她出貴了,大家都尊重,她還是個貴神。財神喜神貴神。還有喪門神,進門就吵吵鬧鬧啊!你看這一家庭,這一個人進去就能給攪得一塌糊塗,因為我講道碰上了,有這樣的女孩子,沒人給她,我還成全她,是個大學生,這個大學生,她畢業以後在家那兒上了幾天班,在糖廠上了幾天班,因為她母親聽我講過道,她也聽我講過道,後來她就找個對象,找什麼樣對象呢?這個對象也是大學生,這個大學生有個殘疾,脊梁股一個大包,羅鍋,她母親就有點不同意。母親不同意,這個姑娘說了,媽媽,妳聽道妳都聽哪去了,他劉姥爺不說了嘛!沒人嫁的咱就成全他,咱們成全他吧!沒人嫁給他,我嫁給他,我一分錢不要。她母親一聽,就說,那我不管了,妳嫁吧!她就嫁了,真的嫁了。我們倆正從長春回去,他們結婚。結婚誰也不知道,東西屋〈鄰居〉都不知道,到那兒辦登記證回來,就算結婚了。倆人買個火車票走了,正好我倆趕上,我說,這叫真正的從儉結婚,不鋪張浪費,不搞排場。節省多少錢,有用的金錢,她說,我得用到有用之處,最後她怎麼辦了?

 

 

結婚以後,去上海了,他和對象〈丈夫〉去上海了,在那打工一個月掙三千多元錢,她說,我兜裡有三十元錢,夠我們倆活一天就行,你看這個女孩子多麼高尚。在那兒幹了兩年吧!因為他們哥們多,哥六個,幹了兩年,她大伯子〈丈夫的哥哥〉來電話了,大伯子的兒子要結婚缺錢,她連自己的錢,連湊帶借,給郵回一萬五去,然後告訴大伯子,別還了,這樣的人很少很少,然後又給她婆母接來了,可是她生孩子,這孩子真好,那真好,既聰明,又長得方正,她跟我就這麼講,她說,我不是為錢,也不是為物,我就是為了給眾人做個樣子〈榜樣〉,別讓他們要錢,因為這個風氣太不好,可是現在這種風氣,領世風的人出來一個倆個不當事〈沒有用〉,得我們眾人去努力,去改變自己,現在不行呀!改變不了呀!因為是金錢世界,只有我們自己能做到哪一點,就做到哪一點,再就是這樣的人,也有,不是沒有。

 

待續

 

講病『悔過好病』〈五之五〉 劉善人有生演講筆記

什麼是道,這就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的道,那我們做姑娘來講,妳得明白姑娘道呀!妳不明白姑娘道,妳能當好這媳婦嘛!姑娘是什麼?姑娘是社會的源頭啊!

 

社會的源頭,人類的資源啊!這就像發源地似的。妳這姑娘要不會當呀!妳當不好媳婦,妳還生不出好孩子,姑娘應該怎麼辦?性如棉,性如棉是多幹活少花錢,現在呢?少幹活可勁而花,正是顛倒了。多幹活,少花錢,妳別嘴饞,妳說不嘴饞,現在小女孩在火車上嘴裡總動彈,整整是一倒個〈顛倒〉,那麼真要達到姑娘性如棉呀!棉織為物,棉有五種好處,第一點,棉花潔白如玉,一是要白,清白;第二棉花紡出線來要長,要有長性;第三要溫暖,棉花誰穿上都暖和;第四還要柔和;第五平等待人,不嫌貧愛富。這樣真正純潔的好姑娘。因為那發源地要不好,人跟要壞,要不然,怎麼說,姑娘是社會的源頭,那屬於發源地呀!就像一個河流的發源地呀!倘出的水是清的,永遠是清的,源遠流長;倘出的是濁的,永遠是濁的。妳這姑娘當不好,妳能當好這媳婦嘛!媳婦要當不好,人根就壞了。

 

 

姑娘是社會的源頭,媳婦是國民之母,夫婦是人倫之始,造化之根。怎樣能把這人根造化好了?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。我們能不能把我們的責任落實了,落實到哪呢?落實到我們心裡。若你說你給我們講的都是女界的事情,男界沒有嗎?男人跟女人是一樣的。小男孩你應該就像姑娘一樣,在父母面前就應該柔和,就應該盡孝。孝敬父母是我們每個人的責任,過去有的孝子割骨奉親,現在不用我們割骨奉親。我們能孝老人之心,孝老人之身,孝老人之性。有大孝,有小孝;有真孝,有假孝;有遠孝,有近孝,孝分多少種。你夫妻不和睦你算孝嗎?四個老人為你操心,為你擔心,你能算孝嗎?

 

 

姐妹手足之情,兄弟姐妹手足之情,我看以後這手足之情都沒了,一家一個,沒那個手足之情了。兄弟之間嘛!手足之情,你怎樣盡手足之情。兄弟一母生啊!不能為這金錢去紛爭啊!為金錢紛爭的太多了,上電視打官司的,我看不少。都是不懂得人生的道理啊!就知道錢錢,是啊!過去不講,現在我聽不到這話了,學校我也聽不到了。站隊的時候招呼〈喊〉向前看,現在呢?不招呼那個了,現在的人真向錢看。都向錢看,沒錢是不行,錢啊!錢和命相連哪!有人為錢喪失了命,有人為錢犯了法,蹲監坐獄。

 

 

人都在幹什麼?我們現在人間的生活,就是什麼,天堂。大家想一想,是不是天堂。我們現在過的就是天堂的生活,有很多人說,死了上天堂。我不等死了上天堂,活著就在天堂裡,現在不就過的天堂生活嗎!二十年前、三十年前、五十年前,那過的是什麼生活?我們現在是什麼生活,吃的、穿的、住的,不是天堂是什麼?可是人在天堂,不知道是天堂。他為什麼?他不知足,能過天堂生活嗎?人要知足才能樂起來,樂就是神,那就是天堂。那倆人打仗呢!那就是地獄。什麼叫地獄?什麼叫天堂?好好的分析分析。

 

 

我記得我在書上看到,有一位大師,一個當官的去問那個大師了。大師,你給我講講,什麼是天堂?什麼是地獄?大師不吱聲。頭不抬,眼不睜的,他問三遍,大師沒吱聲,他急眼了,他火了,他嗷嗷喊上了,大師說:「阿彌陀佛,現在就是地獄。」他一愣眼,就醒悟了,真是,我怎麼動性了,我怎麼來脾氣了呢?大師說,這是地獄,真是地獄。緊忙的跪到大師面前,我錯了,我錯了。大師又說:「阿彌陀佛,現在是天堂。」天堂地獄,門是對着的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沒門你硬往裡邊鑽,四通八達的大路你不走,隨便你往哪去都行。可是呢!人不明白道,明知道是犯法的事,他偏去做去,你往地獄轉幹什麼呢?硬往裡頭鑽。為什麼往裡頭鑽,人不是有習性嘛!有稟性嘛!習稟性沒化嘛!貪心太重嘛!聖人不也講了嘛!為名的就死在名上,為利的就死在利上,為財的死在財上,為色的死在色上。因為身上有不良的習性呀!吃喝穿戴闊,還不想吃力,還想吃的好,喝的好,穿的好,還想住的好,那能行嗎!古人不講了嘛!勤,還得儉,還得勤奮,還得儉樸,我們能不能做到呢!

 

 

這很難哪,很難很難的,什麼難,做一個好人難。你上山覺得費勁兒,下山時你看看,嘰里咕嚕你就掉到底下了。我們往上坡走也是難,你要辦件好事都難,不用說,你學好辦點兒事都難哪。每人都有一個天性啊!我們這個天性啊!為什麼我們這個天性就不露呢!不表露出來呢?天性是什麼?天性是佛性,因為我們都有靈性嘛!那個靈性就是佛性嘛!你要沒有佛性能轉人嗎!他不會轉人的,人人都有成佛的資格,成佛的資格都有,說那我怎麼沒成呢?因為我們的習性沒有化掉啊!習性沒有甩掉啊!吃啊、喝啊、穿啊、戴啊、闊氣啊,抽煙、喝酒,甩大錢哪,這些壞的習性沒甩掉,因為我們有這壞的習性,物欲所蔽,我們得不到,因為我們想要,因為我們有這個習性。我好喝酒,到酒那兒就邁不動步,我要不喝點兒,我心就難受。那酒是什麼?酒是毒藥,穿腸的毒藥。有人問了,有人說過這話,說那酒是敬神敬佛的,猴喝鬧心。反正不喝就不鬧心,誰喝多了誰鬧心。那你喝多了鬧心,不喝多了沒事,酒還養生的呢!可是人人都把不住自己,他老過量啊!

 

 

人得有什麼?得有志。沒志不行,志同道合,有志不在年高,無志空活百歲。那我們立什麼志,金剛之志,沒有金剛之志,不能成金剛之體,這個金剛志,立到哪兒。當初我就想了,做一個人來講,沒有絕志 ─ 白活,我一定要把這個志向立穩了,立穩到什麼程度,我不為我自己活著,我要為眾人活著。若你這樣,得有人支持你,沒人支持你,你辦不到,單絲不成線,孤樹不成林啊!你一個人,你辦不了。因為我們這個家,每天每天就像個小醫院似的,每天每天都有人,一年三百六十天,真正到了臘月二十八,沒人了。過了正月初二,人來了。整年不斷,那怎麼辦啊!吃、住,都得有人安排,就是我的妻子。二十多年的時間,聖人不是說嘛!男人領妻,女人助夫。她助我力量很大,我一切活,我全不管,我只能坐在這兒,給大家講一講,說一說。勸一勸,希望你家庭和睦。可是這些事物完全由她一個人承擔,她今年也六十一歲了。

 

 

一個人行道,男女都得互相支撐,所以像我的家庭,夫妻和睦,夫妻之間不和睦,這個道行不了啊!因為每天每天都要吃的,住的,衛生各方面的,都得有人打點,因為經常來人,家庭的衛生不好也不行啊!她每天每天都要洗,因為來一批人走了,你就得洗,你不洗不行啊!不能說辛苦吧!反正也勞累得很重,現在她年紀大了,我也想了,盡量要少接觸人了,因為什麼呢!因為她年紀太大了。關於做飯這方面,特別地困難。人不說嘛!善門難開,善門難閉啊!開好開,閉不好閉,來了,還得熱情招待。該吃吃,該住住,該走的走你的,來的時候,一般都是愁啊!苦臉悲悲的來了,走的時候都讓他高高興興地走。我說這個,大家不一定信,因為沒見着。蔡小卓在那待了一段時間,看得比較清楚。我們家反正就這樣了。

 

 

道在家呢!家道家道啊!我們很好地論一論我們的家。我們每個人心中都埋藏著,埋藏著什麼?埋藏著一種痛苦,我們把那種痛苦變成幸福,你就好了。那種痛苦是幹什麼的呢?是我們命中有的,是來磨鍊我們的,是來改變我們人生觀的。可是我們不明白這個道理的時候,把它看錯了。看成是自己的苦難,不是苦難,正面來的東西,是助你的,反面來的東西就是成你的。聖人講了這麼一句話,說我一輩子沒認師傅,沒拜師傅,還沒當師傅。可是我有師傅,我的師傅在哪裡,兩個人。一個善的,一個惡的。善的是我學習的老師,惡的是我戒除的老師,它能讓我從今往後不能照他那樣去做;可是那人有長處,我一定要學習他。

 

 

所以有很多人要拜我為師傅,我說我不配當師傅,我沒有什麼長處,你要想學,咱們共同學習。取長補短,你如果不想學,那就罷了,我既不當師傅,我又不拜師傅。因為什麼,我不拜師傅,我是個農民,我沒有知識,沒有文化,有些個理論,我學不通。所以我只能從我的實踐中去體驗我自己的生活。那我們都往小的縮,縮,縮得越小越厚重,越厚重越有德。往小了縮,把我自己不要看得那麼大,我們看我們自己一棵草,我們這棵草在大地上能不能長起來,因為我們周圍是大地,寬闊的大地。我們可以任意去長,我們長到什麼程度,那就看我們自己了。

 

 

我們都是研究生,來到廣西中醫學院,研究什麼?研究人類啊!中醫就是研究人的嘛!能不能把人研究透,首先研究透什麼呢?研究透他的心理狀態。看透一個人的本性,我們把五行學透了,到處有用,你不能受人欺騙,拐騙坑矇,因為什麼?一見面你就知道這人是什麼樣人,你得把這五行學透了。你要學不透,你讓人家騙你,矇你。為什麼人會受騙呢?人會受矇呢?人不是有貪心嘛!沒貪心能讓人家矇著嗎?能騙了嗎!昨天我們在車上,我上衛生間,衛生間就掛了一個兜,在那兒掛著,我說,這個東西可不能動啊!這東西是炸彈啊!咱們不動它,誰願意動誰動。我就出來了,後來又進去幾個人,我不知名了,後來拿到車長那兒去了,不知道誰拿車長那兒去了。然後車長讓廣播室廣播了,後來有人去找去了,那裡頭有身份證的復印件,可能有一兩千塊錢吧!人就怎麼的呢?別貪了,人要一貪了,就會出禍的。這個事情出現,因為我在外邊走的時間也長了,我碰到這些東西,我就像沒看見似的。有很多人上這樣的當,受騙了,讓人騙了。

 

 

我在我家往齊齊哈爾客車上,就有兩個人讓人給騙了,有個人把一個飲料瓶子,一打開掉地上一個簽,然後另一個人撿起來就說是獎,多少萬元的獎,後來又有人就要給他錢,他不幹,嫌給的少,最後有兩個農民,要不說農民腦瓜低呢!有兩個農民去買件去了,買拖拉機件去了,掏出兩千五百快錢,都給人家了,打這個給我吧!趕明〈明天〉,我去取去,那老太太就給他了,給完人家〈那些人〉就下車了。完了,被人騙了。就是說,貪小便宜吃大虧呀!別圖人便宜。日常生活中這可真是複雜啊!為什麼要複雜呢?因為都有個家,都為了過好這個家,我們還是為了這個家,把這個家過好了之後,我就心滿意足了,我說,還早一點兒,別滿足,別在生活上享受上滿足,有些人在生活上要求得太高了。怎麼也不知足,那你就不是富翁了,不知足啊!不是富翁了。假設我衣兜裡要有一塊錢揣著,我有錢,你是富翁,你知足,你不是財的奴隸,你有百萬千萬啊!你不知足,東跑西顛啊!心髒了,這叫財的奴隸啊!整天為財活著呢?財不是不可取,財可取,君子愛財取之有道,不義之財不可貪,不義之食我都不能貪,不該我吃的飯,我不能吃。不該我取的財,我不能取。

 

 

不是我的,什麼是我的,什麼不是我的,是你的,不是你的,不是你的,還是你的,最終不是你的,為什麼要這麼說,是又不是的呢?最終什麼也不是,你攅下金山如北斗,人死分文不帶,能把什麼東西帶去。能把最苦帶去,能把德性帶去。德能怎麼?德說你沒得到嗎!得到了,德蔭子孫,子孫百世其昌。你攅下罪孽呢?子孫也能享受到,子孫不如人。看看我們能怎麼辦?可是有人攅了一大推錢,這個錢呢?用之不得當,怎麼用之不得當了,揮霍浪費,吃喝玩樂,花天酒地,甚至子女靠著老人的錢財,為所欲為,游手好閒,你給子女送地獄去了,什麼叫地獄,那你就給他送地獄去了。養成一個壞的習慣,要不然怎麼古人講那麼句話,家貧出孝子,家貧出孝子,國到危難的時候顯出忠臣,我們到一個單位一個企業裡,到危難的時候,看你這個人對企業忠不忠,那你要一心為企業服務,有忘我的精神,善人講了,這就叫忠。既盡忠,又盡孝,為大家是孝,大孝,我們能不能為大家付出我們全心全意的力量,想一想,我今天暫時就講到這兒吧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第一講完畢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王中和的生活影音分享

regulus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